相关文章

用低成本岩棉板冒充“太阳能电池组件”申报出口伪报品名骗出口...

  近日,宁波海关将历时5个月侦办的去年最大一起出口骗退税案移交给江西国税局。至此,这起涉案金额高达1419万元的伪报品名骗取出口退税案最终尘埃落定。《法制日报》记者独家获悉了这起大案内幕。

  太阳能组件“变身”岩棉板

  宁波北仑港二期码头玲隆堆场,宁波海关查验关员正紧紧盯着一整柜申报为太阳能电池组件的货物。货柜打开,呈现在人们眼前的,却都是用于保温和隔音的岩棉板,没有太阳能电池组件任何物件。

  原来,2010年9月8日,江西省博盈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一般贸易方式向宁波海关申报出口2960个“太阳能电池组件”至阿联酋,其出口退税率为17%。

  太阳能电池组件是由易碎的多个太阳能电池组装而成,对包装、运输有非常严格的要求,均需托盘装运。海关关员蔡振业曾详细了解过太阳能电池组件的基本情况,作为负责办理此票货物查验的他,对太阳能电池的特性并不陌生。

  然而,当蔡振业打开集装箱门查看实物时,呈现在其眼前的却是一整柜堆放混乱、包装简陋的纸箱,这些纸箱大部分破损严重。仅从货物的包装情况。

  蔡振业就推断箱子里的货物肯定不是高科技的太阳能电池组件。他拆开其中一个纸箱,果然货物现形———均是岩棉板,无论价值还是用途,岩棉板与太阳能电池组件都有天壤之别。再经全部开箱查验,此批货物均是岩棉板。

  岩棉板的出口退税率仅为5%,与所申报的太阳能电池组件相差12个百分点,这票货物申报金额为1419万元,出口退税高达170万元。

  是误报,还是故意?蔡振业心中顿生警惕。

  将价值低廉的岩棉板申报成高价值、高退税的太阳能电池组件,且数额如此巨大,这可能存在着骗取国家出口退税的重大嫌疑。情况汇报到宁波海关,海关负责人敏锐地察觉到,这很可能不是一起简单的退税案件。

  于是,一场深入细致的调查围绕这票货物展开。

  正面交锋调查两陷僵局

  2010年9月10日,宁波海关指派精兵强将组成调查小组,并兵分两路,一路赶赴受委托的报关企业调查取证,搜集相关单证资料,查询委托人的具体情况;另一路前往负责运输的船运公司,了解订舱的具体对象。

  在综合分析数十份单证资料、仔细询问相关操作人员后,两路调查结果逐渐交汇后,疑点全部集中到了深圳某货代公司身上。调查小组马不停蹄地赶赴深圳某货代公司突击调查。

 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,公司负责人证实,公司确实负责办理了上述两票货物的所有出口手续,但他们并非受博盈公司委托,真正的委托人另有其人———一名乌克兰外商———而这名外商除留有一个手机号码外,其他信息一无所知。

  案件陷入了僵局。

  宁波海关调查小组迅速调整方向,赶赴江西九江,正式查问博盈公司相关负责人。博盈公司似乎对于宁波海关办案人员的到来早有准备,在接受调查时,所有人均声称公司是遭外商诈骗,在厂区装运的货物确实是价值高昂的太阳能电池组件,该公司对出口申报不实一事完全不知情。

  从博盈公司找不到突破口,海关办案人员开始对与博盈公司有关的外围人员进行排查。经查,出口货物是从博盈公司的仓库装运的,负责装货的均是该公司员工,唯一知情的外人就是驾驶拖卡的一位司机。然而,就在宁波海关办案人员找到运输公司试图向司机取证时,却得到了一个令人失望的消息:拖卡司机已经辞职离开。

  由于拖卡司机的手机是运输公司配发的,也已收回,公司没有保留他的有效证件副本,除了仅有一个姓名外,司机的其他身分信息都是一个谜。

  最后的线索也断了。

  转换策略挖出骗税黑手

  面对困境连连,宁波海关决定转换策略,“由明转暗,旁敲侧击,秘密调查”。

  调查组在采取技术手段对外商电话情况进行监控后,一个神秘号码进入调查组视线。该电话机主在案发前后与外商频繁联系。经办案人员审结查证,发现这个机主正是博盈公司负责人。

  被博盈公司称为骗子的外商,怎么可能在得手后还跟其联系

  正在这时,查找拖卡司机的工作取得突破,办案人员在茫茫人海中锁定了要寻找目标。离职的拖卡司机向调查组证实,他从博盈公司厂区装运的货物就是岩棉板。

  2011年1月20日,在收集到了足够的证据后,宁波海关办案人员再一次来到江西省博盈能源科技有限公司,尽管公司负责人百般狡辩,甚至企图迫使相关单位人员建立攻守同盟,但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,所有顽抗均被一一瓦解。

  由于此案涉嫌故意骗取出口退税,根据管辖原则,宁波海关决定将此案移送至江西省国家税务局,由其与江西地方公安协同处置。

  据《法制日报》记者了解:为维护国家税收安全,保障国家出口退税宏观调控政策落到实处,前不久,宁波海关在关区范围内专门开展了“打击出口骗退税百日专项行动”,重击了出口伪报骗退税以及申报不实影响国家出口退税管理的行为。在专项行动开展期间,共立案影响出口退税行政案件304起,同比增长60%,案值1.5亿元。